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视界 >> 内容
绚烂与平淡

时间:2019-02-07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王镛 点击:
 

  北宋文学家苏轼《与侄书》说:“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绚烂之极也。”这段关于绚烂与平淡的美学论述普遍适用于诗文书画。明代书画家董其昌发挥苏轼的观点说:“诗文书画,少而工,老而淡。淡胜工,不工亦何能淡。东坡云:笔势峥嵘,文采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实非平淡,绚烂之极也。”引文略有参差,但从苏轼到董其昌崇尚平淡的文人审美趣味一脉相承。现代美学家宗白华从中国美学史中抽绎出两种不同的美感或美的理想:“错采镂金的美和芙蓉出水的美”,或者说“华丽繁复的美和平淡素净的美”。宗白华指出苏东坡要求诗文的境界要“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并说明:“平淡并不是枯淡,中国向来把‘玉’作为美的理想。玉的美,即‘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美。可以说,一切艺术的美,以至于人格的美,都趋向于玉的美:内部有光采,但是含蓄的光采,这种光采是极绚烂,又极平淡。”当代女画家曾迎春的中国画风格的变化,也可以说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

  曾迎春1963年生于黑龙江,现为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副秘书长。几年前,她进入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艺术工作室和“国家美术发展专题创研班”进修。导师杨晓阳采用“归零”教学法,要求在当今中国画坛已很有成绩的学员完全放弃自己过去模仿他人的程式和因袭惯例的习气,一切从零开始,探索“器道并重,一人一品”的个性化艺术风格。这种“归零”教学法在曾迎春身上取得了显著成果,“器道并重,一人一品”的教学理念引导她“重新开辟一条与众不同、与己有别的艺术之路”。

  曾迎春的早期作品多半是工笔重彩画,题材以花鸟和风景为主,绘画风格基本上可以说是“气象峥嵘,彩色绚烂”,追求“错采镂金的美”或“华丽繁复的美”。我觉得在她的早期作品中已有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现代感很强。现代感主要体现在她的构图、色调上。她的中国画吸收了很多西画的构图、西画的色调,构图新颖、大胆、巧妙。她善于逆向思维,善于发现诗意、画意,蛛网、小窗等图像她都能构成独特的意境,这种巧妙的构图与明快的色调配合得十分协调。她的画面空间虚实处理不是中国画传统的留白,而是用一种大面积渲染的深色甚至黑色来布局,给人的视觉感受异常强烈。她的早期作品的线条、轮廓像剪纸、木刻一样清晰,色彩明暗对比鲜明,特别响亮,富有套色版画的效果。例如《今夜相思》《花开花落》《光阴逐水》《遥远的清河》等早期作品都是构图别致、色调绚烂的,《梦红颜》则把没骨与水彩画法完美融合,巨幅工笔重彩画《臻吉之光》更是把她早期那种“气象峥嵘,彩色绚烂”的风格发挥到极致。

  曾迎春近期作品多半是水墨写意画,题材仍以花鸟和风景为主,但绘画风格已从绚烂变为平淡,追求“芙蓉出水的美”或“平淡素净的美”。从绚烂之极的工笔重彩画《臻吉之光》到归于平淡的水墨写意画《如是红尘》,画风迥异,判若两人。女画家人到中年,人生阅历更加丰富,艺术风格逐渐成熟,正如苏东坡所说:“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绚烂之极也。”她这种平淡是一种更高级、更纯粹的绚烂。而这种平淡又是从绚烂中来的,也正如南宋诗论家葛立方《韵语阳秋》所云:“大抵欲造平淡,当从组丽(文采)中来,落其华芬,然后可造平淡之境……梅圣俞《和宴相》诗云:‘因今适性情,稍欲到平淡。苦词未圆熟,刺口剧菱芡。’言到平淡处甚难也。所以《赠杜挺之》诗,有‘作诗无古今,欲造平淡难’之句。李白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平淡而到天然处,则善矣。”看来营造平淡的意境关键在于顺乎性情,出自天然,刊落繁华,回归本性,犹如天生丽质的美女,从浓施粉黛变为淡扫蛾眉,洗尽铅华,呈露本色,更显得明艳照人。曾迎春的近期作品,诸如《天鹅湖》《天之骄子》《黎明》等水墨写意画,已从浓墨重彩变为淡墨淡彩、纯水墨或浅绛,笔墨从刻板变为自然,色彩从制作变为写意,空间从厚实变为虚幻,形象从清晰变为朦胧,这种笔墨淡雅、色调素净的平淡画风意味着回归自然、回归本性。

  老庄哲学“道法自然”的“自然”,主要是指人与自然的本性。曾迎春的画风从绚烂到平淡,看起来是一种风格、形式、技法的变化,实际上是她的精神、情感、心理的变化,不仅是审美趣味的改变,而且是回归本性的表现。曾迎春自白:“我一向喜欢悲剧的美,悲剧能够引人深思,可以净化人的心灵,使人庸常的境界得以升华。”“我看到的美往往是繁华的背后,这也是我的性情使然。”女画家的作品是她性情的自然流露,她既有东北女性的侠骨柔情,又有现代知识分子的悲剧意识,在绚烂的背后保持着平淡的心境,只不过平淡的心境往往被表面的绚烂掩盖。这种悲剧意识一直潜藏在她的心里深层,在她早期的作品中就有所流露,表现得比较直白,而在她近期的作品中那种表面的绚烂已经剥离,自然的平淡的心境逐渐显露,其中隐含的悲剧意识表现得更加含蓄,也更加耐人寻味。尤其是水墨写意画《如是红尘》蕴涵着她感悟的人生哲理,笔墨淡雅,色调素净,半抽象的构图比早期作品现代感更强。

  中国传统文人画崇尚平淡,认为平淡是比绚烂更高的审美境界。而当代画家似乎不必拘囿于传统文人画的审美标准。曾迎春的画风从绚烂变为平淡,固然是难能可贵的转变,但也不必刻意追求平淡画风。正如苏轼所说:“凡诗文无论平奇、浓淡,总以自然为贵。”艺术要有现代感,就要强化个性、简化形式。画家应该把能够强化自己个性的一切技法、形式、风格都充分地运用起来,不论绚烂也好、平淡也好,都要强烈地表现自己的个性情感,表现自己洁白如玉的艺术之美与人格之美,达到极绚烂又极平淡的最高审美境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热点内容
·常州市书法家协会
·常州市音乐家协会
·常州市摄影家协会
·常州市作家协会
·2016年常州市文学艺术研究院招聘社会化
·沈怡
·常州市美术家协会
·市文联第十届委员会委员名单
·文联概况
·马士勇
主办单位:常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常州市大观路10号
联系电话:86679987 传真号码:86679986 网站地图